小野田宽郎 二战最后一个放下武器的日本军人

之所以要写下这篇文章是想研究执行力,这个在面对多方不利因素在野外生存了近30年,依旧保持最初的想法的人,并且一直执行下去,其事情是干的非常漂亮的,值得思考和研究。

经过和朋友的讨论和思考总结如下:

1、拥有专业的技术。(小野田宽郎早期接受过专业的游击战训练,所以在岛上对抗的三十年里可以生存下来,并且不断是对“敌人”精心破坏。)

2、拥有明确目标。(小野田的直属长官谷口义美少佐命令小野田率领部属在岛上展开游击作战,并对小野田说:“我们现在暂时撤退,你们到山林里进行游击战,我不准你自杀或者投降,三年、四年或者五年之后,我们将会回来,你一定要坚持到我们回来。以上命令除了我,谁都不能取消。”)

3、放弃的成本过高。(对于日本军人来说,尊严比生命更重要,没有收到命令就投降意味着失去尊严;另一方面他也可能认为他在岛上对抗多年一共杀了一百多人,投降也只能是死,所以选择继续抵抗。)

暂时就想到这么多..

下面是在网上收集的一下关于小野田宽郎的资料:

小野田宽郎(1922年3月19日-),日本军人,阶级少尉,和歌山县海南市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被征召入伍,1944年11月被派遣至菲律宾卢邦岛担任守备任务,美军攻占卢邦岛后,小野田与三名同僚躲入丛林中顽固地进行游击战,直到1974年3月10日才向菲律宾警方投降,成为自二战爆发以来,最后一位投降的大日本帝国陆军军人。

小野田宽郎

  生平简介:

  早年

小野田宽郎,1922年3月19日出生于日本和歌山县海南市。1939年3月到“田岛洋行”的武汉分店工作。1942年12月被征召入和歌山步兵第61连队,后分配到步兵第218连队。1943年9月成为甲种干部候补生,1944年1月进入久留米第一种日本陆军预备士官学校步兵科。8月毕业后成为士官勤务见习士官。9月进入日本陆军中野学校二俣分校,接受游击战训练。11月毕业后被派往菲律宾。小野田被派到一个菲律宾的一个小岛:卢邦岛,准备在美军登陆后开展游击战。

前期

1944年11月,小野田被派至菲律宾的卢邦岛,此时日军在太平洋的局势已经岌岌可危。12月17日,小野田的直属长官谷口义美少佐命令小野田率领部属在岛上展开游击作战,并对小野田说:

“我们现在暂时撤退,你们到山林里进行游击战,我不准你自杀或者投降,三年、四年或者五年之后,我们将会回来,你一定要坚持到我们回来。以上命令除了我,谁都不能取消。”

1945年2月28日,美军在卢邦岛登陆,日军大部分不是战死便是投降。小野田与伍长岛田庄一、上等兵小冢金七、一等兵赤津勇三人一起逃入丛林,继续顽抗。

同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美军派遣日本降军赴太平洋各岛劝降,并空投大量的传单。小野田认定这是美军的计谋,丝毫不为所动。每天清晨,小野田都会带着三名同袍爬上山岗,对着东升的旭日敬礼。他们不断地移动自己的位置,并偷窃当地居民的菜果、猎捕居民的家禽来充饥,喝河水、雨水解渴。大雨倾盆之时,他们用自己的身体护住步枪、地雷及炸药。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小野田依然没有忘记长官交付他的任务─“游击战”,每个月他们都会袭击军车,枪杀司机,夺取物资。有时,他们也会出现在村落,射杀当地农民。

1949年,赤津一等兵受不了恶劣的环境与身心的煎熬脱队,隔年6月向菲律宾警察“投降”,菲律宾与美军因此掌握了潜伏中三人的身分。赤津在投降之后,也参与了劝降的行列,小野田等人依旧不为所动,每天早上依然爬上山头,向旭日敬礼,等待援军的到来。

1952年,菲律宾政府不断地将小野田亲人的家书以及日本当时的报纸散拨在丛林之中,希望他们三人能够早日投降。然而小野田始终认为这是美军的计谋,因为他认为,如果日本真的投降,那他的长官谷口少校一定会告诉他任务取消。1954年5月7日,岛田伍长在一次与菲律宾警方的冲突中被打死。

后期

虽然小野田确实阅读了劝降用的传单、报纸与家书,但却自行推导出奇特的世界观加以解释,他认为“日本本岛虽遭美军占领,但日军仍在满州进行抗战”,并相信援军终将来到。他将韩战解读为满州日军开始反击,活动地附近美军空军基地越战期间的频繁飞机起降则是日军重返南太平洋之故;劝降用的报纸上日本现代化的现况更让他相信变的富强的日本不可能战败。潜伏晚期小野田还会利用偷来的收音机收听日本的赛马比赛,与最后的友军小冢猜测胜负以为消遣,并不如一般想像中的与世隔绝。

1972年10月小野田在附近的村庄埋设了剩下的最后一枚地雷,因为生锈,地雷没有爆炸。1972年10月9日,菲律宾警察部队得到当地农民的报告,在卢邦岛发现了两个旧日本军人在山岗上烧稻草。菲律宾警察部队索特上士等三人连忙赶到现场,两方爆发枪战,结果小冢金七身中两枪战死,身边扔着保养良好的38式步枪,小野田宽郎则逃入丛林。日本投降27年后,日本士兵的死亡引起了东京的高度重视。日本马上派人到缅甸、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寻找藏在森林中的日军士兵。并留下报纸、杂志,还有小冢在日本的丧礼等消息给小野田。孤身一人的小野田仍决心继续游击九年。

1974年2月20日,小野田在丛林中遇到专程前来寻找他的日籍自由探险家铃木纪夫。铃木告诉小野田,战争真的已经结束了。但小野田坚持必须有指挥官谷口少佐的命令才愿意投降,同时要亲自将20余年来保存良好的军刀交给天皇。

铃木返国后,几经波折找到了小野田的上司谷口义美,并请谷口书写一份要求小野田投降的命令。1974年3月9日,小野田接到了铃木带来的投降命令。隔天,年迈的小野田宽郎身着已经破烂的日本军服,翻过整个山头,来到了警察局,放下肩上的步枪,说道:“我是陆军少尉小野田宽郎,我奉上级的命令向你们投降”。

小野田在29年的战斗当中,一共造成了130名以上的菲律宾人伤亡,其中包括了士兵、警察和平民,后来获得了菲律宾总统的赦免。

晚年

回到日本后的小野田,对于日本新宪法中对于军事行动的限制相当不满,并且对战后的日本社会相当不能适应,半年后他移民至巴西定居,并经营农场有成。之后,他有感于时下日本年轻人好勇斗狠,便以“为了祖国而希望培养出健全的日本国民”为号召,创立了“小野田自然塾”,于假期指导青少年野外求生技巧,至今还经常往返日巴两国。

小野田是个爱国的日本军人,晚年他经常参与许多爱国组织举办的爱国活动,而每每听见日本军歌时,他也总是会激动地流下眼泪。而当他接受无数次媒体的访问,当他被问到如何看待上百名伤亡的无辜农民与破碎的家庭时,他坚决地认为,他身处于作战之中,不必为这些人的死亡负责。“军人就是服从命令,在不违反国际法律的状况下,我没有责任”,这是他一贯的口吻。(资料来源维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