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58同城就是一个彻底的O2O网站

  团购作为一种典型的O2O(Online To Offline)应用大行其道之后,分类信息网站如获至宝,开始触类旁通起来。

  “这个季节去三亚旅游,很多人都不相信能租到300元的海景房。但是在蚂蚁短租平台上可以。”11月10日,赶集网CEO杨浩涌一见到记者,就开始介绍其蚂蚁短租。
 
  简单来说,蚂蚁网就是一个民居短租服务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可以完成看房、订房、支付、点评等环节。在杨浩涌看来,这是继团购之后另一个典型的 O2O(Online To Offline)应用,而O2O将线上与线下形成了一个闭环,并且使用线上的信息将线下的闲置资源利用起来。
 
  而58同城CEO姚劲波则更加直接:“58同城就是一个彻底的O2O网站。”
 
  再战O2O一提起蚂蚁短租,杨浩涌就滔滔不绝。最开始,短租只是赶集网的一个频道,在看到了团购模式试水成功之后,杨浩涌才决定将短租单独分出来。为此,他花重金从麦田中手中购得同名域名。
 
  借着赶集网大量的商户积累,目前,蚂蚁短租中已经有9000间待租房屋,每天的交易量增长迅速。未来,赶集网将向蚂蚁短租投入2000万美元,其中1000万美元用于补贴租户和房东。
 
  “从性价比来看,蚂蚁短租的价格是同等酒店价格的一半,甚至更低,因为是闲置资源。”杨浩涌告诉记者,赶集网承诺提供专人验证房源、预付保证留房、蚂蚁担保交易等服务,这可以解决电子商务当中的信用问题。
 
  “这是去哪儿、携程都不会介入的细分市场。”杨浩涌告诉记者,短租的服务对象是那些出差、背包客、求学、看病、找工作等大量有短租需求的用户,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对于生活信息类服务O2O,美国已经有不少成功先例。蚂蚁短租模仿的对象——Airbnb成立于2008年,被称为“住房中的eBay”,是一个旅行房屋租赁社区,用户可以通过网络或手机应用程序发布、搜索度假房屋租赁信息,并完成在线预定,其迅速成长为一家价值13亿美元的公司。此外,Uber私家车租用、Zimride拼车平台、Trunk Club高级服务定制等相继在美国获得成功。
 
  事实上,这不是赶集网第一次尝试O2O。此前其就探索了被喻为“O2O最佳样本”的团购业务。借着6年来在各地的商户资源,目前,赶集网的团购业务每月交易额达到几千万元,预计未来3个月内可以达到盈亏平衡。同样,58同城也在团购领域分得一杯羹。58同城的交易额亦闯进了团购行业的前五。
 
  “蚂蚁短租只是赶集网向O2O领域的一个尝试。”杨浩涌表示,未来,赶集的标签是本地、生活,还会有更多的O2O业务。
 
  “O2O本身指向的是生活服务信息领域。在这上面,分类信息网站有先天优势。”艾瑞分析师由天宇指出。
 
  最近两三年,分类信息网站的用户量增长很快,用户发布的信息庞多。根据艾瑞提供的数据,2008年10月,分类信息网站的月度UV是5362;2011年9月,这一数字达到是15524,增长了3倍。
 
  “目前是用户与信息数量呈现爆发式增长的阶段。”由天宇表示,近期,赶集网、58同城网频繁见于各大城市的地铁、公交广告,亦表明分类信息网站开始步入大众视野。
 
  姚劲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分类信息网站这种“生活服务型淘宝”平台,很多业务都可以实现O2O。
 
  从美国成熟的O2O模式来看,消费者的大部分消费时间都花在餐馆、商场、电影院、KTV、健身房、SPA、加油站等生活服务上。相同的是,在赶集网与58同城上,租房、二手房、租车、拼车、宠物、婚嫁、酒店、家政、保安、票务、跑腿等生活服务信息琳琅满目。
 
  逃不开的手机对于O2O来说,一个无法绕开、又充满机会的领域是移动互联。“基于位置的服务”也只有在智能手机时代才能将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O2O主要应用场景都与手机密不可分。如用户通过O2O服务网站查找自己需要的服务,利用手机支付,再到线下消费;通过手机App应用进行相关产品或服务的查找,利用手机支付,到线下消费;用手机在线下实体店扫描RFID、二维码获得产品信息,查找产品并用手机支付,然后商家将产品送到用户手中,或者用户线下消费。
 
  从国外的经验来看,国外发展起来的多种O2O服务,对移动互联网的利用也很充分。比如,Uber在iPhone内置自己的App应用。用户只要发出租车请求,数分钟之内就有车辆到达,用户还可以通过手机进行支付。
 
  “随着NFC的逐步推广,移动支付兴起,移动互联网的应用将会爆发。”布丁CEO徐磊说,移动互联网的应用一定要轻,并且都是“基于场景化”的应用。
 
  杨浩涌则宣称要在手机上再造一个赶集网,并表示“手机上的赶集网将是基于位置的服务”。
 
  移动互联网也是58同城的战略重心。据了解,目前,来自手机的用户占到58同城用户的30%,预计明年超过50%。
 
  对于手机客户端,赶集也做了一些改变,增加了收藏、定阅、一键拨号等功能。例如,在PC上一般需要用户用笔记录联系方式、乘车路线等信息。但手机却可以使用收藏功能,将这些信息收录起来,并且对电话号码也可以一键拨号。
 
  对于是否将各个业务拆分成独立的手机客户端,杨浩涌表示,每个用户并不会频繁使用赶集网,只是有需求的时候来用一下,“手机的桌面比较小,如果将这些分类应用都变成一个独立的客户端,那么会占满用户的桌面,体验较差”。
 
  分类信息的价值“整个生活信息服务类市场很大,赶集、58同城,大众点评已经做得很大了,但是其他玩家亦有进入的机会。”由天宇表示,赶集、58同城的优势在于内容,如若推出一个搜索平台,搜到用户需要的这些信息,那么它的价值也会很大。
 
  从艾瑞监测的数据来看,在整个中国网站中,分类信息网站的月度UV能够排到前15,但是日度UV排名是第20位。这意味着生活分类信息服务的覆盖范围广,但使用频率不大。
 
  “赶集、58同城留下的市场空间还有很大。”一位专业人士表示,在每一个细分市场,赶集网、58同城都面临着一些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如房产行业的搜房、安居客,旅游行业的携程、艺龙,餐饮行业的大众点评,在租车领域的芒果网、易到用车网。
 
  “我们有自己独特的特点,在每个领域都是差异化竞争。”杨浩涌举例告诉记者,赶集的出租房默认的是个人出租信息,而搜房、安居客的优势在新房。未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肯定是二手房(租房)的天下。在人才招聘上,诸如智联招聘、51job等招聘网站面对的都是白领,而赶集网面向的是服务员、家政、保安、销售员、前台等大众类的。

转:消费者已不需要营销 不确定年代的到来

  当营销不再是营销,品牌不再是品牌,广告不再是广告,个人也不再是个人的年代,行销人要怎么在每个消费者都拥有前所未有的影响力下生存并创造未来?我用自己的语言总结了三天在AdAsia 2011的见闻,很遗憾我并没能听完所有讲者的演说,但我会尽力将这次会议主题 Uncertainty : The New Certainty 用我的观点完整表达。

  营销不再是营销
 
  “消费者不需要营销 Consumers do not need marketing”这是Contagious Communication 的 Will Sansom 上台后的第一句话,在那个已经被遗忘已久的年代,消费者也许曾经需要广告来告诉他们现在市面上到底有什么最新的产品,这些产品又能为他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好处,但现在消费者只需要Google,不需要广告就能找到与自己更相关的书籍,电脑,甚至是化妆品,消费者的行为变了,但大部份的广告没有改变,广告主及代理商还是用一贯的策略将自己的品牌讯息压缩在30妙的广告内,期望用轰炸式的方式创造Top of mind的成绩,但是却忘记了广告讯息某种程度上也是产品,唯有成为消费者真正的需求,才有机会在这个年代中生存。
 
  如果消费者不需要行销,那他们需要什么?Will Sansom 的解答是体验 (Experience),创造体验的可能不是一则30秒的广告,而是一个完整的产品,Will 举了一个Heineken 的例子,在上届世界杯时Heineken推出了一个iPhone的手机应用程序,他们在每一次现场直播有好的进攻机会时让 app 使用者猜测当下的进攻是否会进球,若猜对了则可获得积分,“证明”该球迷的足球直觉准确度,并让他们跟朋友一起比较分数,足球的竞技场忽然从球迷的客厅扩展到了他的交友圈,看足球的体验也突然从支持球队的输赢扩大到朋友间足球知识的较劲,把看足球赛这项娱乐提升到了另一个层次。
 
  创造体验分成两种,除了娱乐性的体验外,行销人在未来需要创造的体验还包括功能性的体验,Nike多年前推出的Nike +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试想你的iPhone或Android Phone上经常使用的应用程序中,有多少还是所谓的 Branded applications?Audi 的赛车游戏虽然好玩,但也许完了两次就删除了,但 Nike+ 某种程度上取代了跑步机,跑步机的好处是可以计算路程,速度及卡路里,Nike+ 则让你的城市变成了你的跑步机,不用再看着一成不变的镜面,让每次慢跑都可以是一次探索城市的冒险。将来行销人的责任不会只是传达讯息到需求所在的地方,而应该是在与客户品牌有关联性的体验结构中,运用科技或其他Know-how帮助客户找到新的商业机会及品牌接触点。
 
  过去的广告人是说故事的人,我们未来需要的广告人则是写故事的人;产品开发不应该还对行销人是遥不可及的事,代理商里需要的是创业的气氛及热情。
 
  品牌不再是品牌
 
  西北大学的行销教授 John Greening 曾在课堂上说过 “品牌是被兑现的承诺 A brand is a promise kept”,在 AdAsia 2011 活动中“信任”这样的用语不止一次被提出,从霸佔华尔街(Occupy Wall Street)的游行活动中可以看出人们对金融银行品牌的信任度已经降到了最低点,但在另外一头却看到苹果迷对于 Steve Jobs 的崇拜不减反增,让人不禁开始疑惑纽约街头左右两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差?像是高盛这样的金融巨擘承诺保护顾客现有的财富,并极大化增加客户财富的可能性,民众看到的却是他们的执行长在经济最萧条时一边看着客户的财产高速消失,一边领着平均超越一般人年薪500倍以上的高薪;另外一头 Steve Jobs 从回归苹果后承诺苹果迷改变世界的产品却一个接着一个地推出,从iPod到iPhone,从iPhone到iPad及Macbook Air,改变所有人听音乐,吸收资讯,通讯,娱乐的各种习惯,我们追随他,因为它兑现了当初没有人认为做得到的承诺。
 
  另一位讲者 Duncan Goose 创立了 One 这个公益品牌,在创立初期时他发现了两个很重要的Insight,第一个是每个人都知道该做对的事,但没有人愿意拿足够的财富出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第二是如果有个做好事的品牌存在,人们都会透过自己最习惯的消费行为去支援这个品牌。One 的第一个产品是水,唯一的不同是他们不讲自己的水有多高级清凉,只提及会将所有的净利都捐助给非洲生命维系在干净水源上的人,并强调完全不加工的来源。在没有任何行销预算下,One在开启Facebook Fan Page一周内便集结的20多万的粉丝,在几个月内便募集到160万美金帮助非洲解决水源问题,他们现在已经将产品从水扩展到维他命水及鸡蛋等,希望在同样的Insight及运作方式下,解决更多世界上的问题,人们相信的是一个做好事的品牌。
 
  “让人信任,要做好事”是否听起来很熟悉?也许你像我一样父母亲从小叮咛答应别人的事情就得做到,做什么事都要有好的出发点,这让我不禁开始思考就像是我们追随仰慕的人,具备同样“人格”的品牌,也会拥有众多的追随者,作品牌就像是做人,不要忘记我们的初衷。
 
  广告不再是广告
 
  这次AdAsia 2011请来的演讲者中,其实不乏原来跟广告界完全无关的专业人士,TED 的全球关系负责人 Ronda Carnegie 就是其中之一。大家都知道 TED 的标语是Ideas Worth Spreading,而他这次演讲的题材则是 Ads worth spreading, ads worth spreading 是TED举办的一个活动,他们让使用者选择并推荐他们认为值得一看再看的“广告影片”,但并不规定影片的长度,他们希望就像是TED的每个演讲影片一样,TED 的广告也能俱有感动人心的力量。
 
  其中一个好例子便是 Nike 基金会的 Girl Effect 广告,传递的讯息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一个深陷贫穷的12岁女孩若能获得你的帮助,便能远离爱滋,读书,长大成人并孕育健康的下一代,这则短片长达三分钟,三分钟的影片还能算是广告吗?也许定义为 Branded Content 比较合适,这些被 TED 的观众提名的Branded Content又与一般广告不同的是,他们背后都有一个“让世界更好”的意图,其中隐含的意义也很明显,第一,消费者希望看到的广告讯息不只是陈述商品好处的广告,他们希望能与比他们自己更大的使命连结在一起,第二,与大部份的个人相比品牌通常俱有更大的力量可以一点一滴的改变世界,TED 的目的是希望运用自己的平台散播这些改变世界的力量及使命。
 
  Ronda 所讲的彻头彻尾其实都不是广告,而是影片内容所传达的讯息与使命,回过头来 Ronda 问了所有与会者一个问题,不管是不是广告,What is worth spreading?如果品牌的年度目的只是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饮料公司,那品牌与消费者日常生活的关联性又是什么?无论长或短,无论有没有大众媒体的曝光及帮助,社群网站的传播速度已经一再证明品牌的讯息传达格式不必受到大众媒体的束缚,是否要把品牌的讯息称作为广告也已经不重要,What is worth spreading?其中一位演讲者提到“马丁路德并没有说 I have a positioning statement,他说的是 I have a dream”,一个让全世界更好的使命跟梦想,在现在这个时代会比追求利润极大化的企业更有力量。
 
  行销人的角色也许无法定义品牌,但挖掘深植于品牌DNA深处的使命,并将其转化为具体行动及讯息,则是无法回避的责任。
 
  个人不再是个人
 
  “We are the ones we’re waiting for when individuals are no longer just individuals 当个人不再是个人时,我们就是自己一直在等待的人”Saatchi & Saatchi的董事 Robert Senior 在台上坚定的语气立刻获得满堂彩。Facebook及Twitter等社群网站把每个人的身份一下从最底层的个体跃升成有影响力的小众媒体,我每次在Facebook上的发言就有900个朋友会看到,若其中有一个人再做一次分享就是1000多个人,在讨论行销人未来的角色前我们先思考一下为什么人们想要进行分享。
 
  当品牌变得更加个人,个人也变得更加品牌,我们无时无刻不在经营自己的个人形象,而最有效率的方式莫过于一下子可以接触到最多人的社交网站,如果我希望别人认为我是一个幽默的人,我多半会分享一些有日本爆笑整人影片,如果我不希望别人觉得我是个爱玩的人,也许我会请朋友删去我在酒吧照片里被标上的标籤,如果我希望朋友觉得我是知性的我可能会多分享 一些 TED 或公益的影片,我们分享的每一首歌,每一句话,上传的每张照片或打卡的每个地点都代表了一部分的自己,无论是有意或是潜意识中,我们都在默默经营自己的品牌。
 
  当个人不再只是个人,行销要如何设计产品或服务才能让使用者更完整地表达自己以极大化分享的可能性。我们常常在Facebook上玩的心理测验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我们会测试自己是电影里的什么角色,再将这个结果分想出去,其实这就是一个品牌建立的过程,如何让使用者参与并分享。了解自己的目标族群跟以前一样重要,现在更重要的是要了解目标族群想要变成什么样的人,并让品牌成为中间的桥梁,当品牌协助个人开始行动并达成目标时,品牌与个人的关系便将更密不可分。
 
  不确定的年代
 
  Pepsi Co. 的执行长为这次大会做了个总结“The answer to uncertainty is creative adaptabilities 不确定年代的答案便是创意的适应力”,在这个年代行销人不能只是广告人,还得是科技人,媒体人,产品及企业文化的领导者,跨领域的知识及跨部门功能的沟通只会更重要,在多个领域行销人都必须掌握主权,带头改变。

转:薛蛮子 我的成功纯属误会

    知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资料图)
 
    如果当年到伯克利念书时没有认识孙正义,没有认识陆宏亮,没有碰到做科技的工程师,我就不可能进入投资行业。有的成功,不管别人说多伟大,其实是“蒙”的
 
    日前,宁夏卫视最新一期《中国经营者》栏目播出了对知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的专访。薛蛮子在访谈中表示,自己进入投资领域纯属巧合,其成功也属于误打误撞。薛蛮子认为,决定命运的关键因素是性格,不同的性格会引发不同的“偶然性”,从而对命运产生影响。
 
    以下为薛蛮子观点摘要。
 
    薛蛮子:
 
    我觉得投资这个事,就需要是低调的,我希望我能够保证我最大的个人生活的率性和自由。不着边的人跟你握个手啊,跟你合个影啊,跟你搞个,搞个签个字啊,我烦也烦死了,我这就生活就不幸福了。
 
    投资有如买古董
 
    这是一个玩的事,一边玩着,希望一边赚钱
 
    咱们国家的富裕是非常晚的,以前大家谁也没钱投资,(投资)这个行业是不存在的。目前,按照美国人的说法,帮助创业者的绝大多数(人)是三个“F”:family,friends and fool。就是他的家人,他的哥们,还有些有点傻的人。
 
    最开始,所谓的“天使投资”随意性比较强,没有财务报表,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合同,也没有找个大律师来折腾这事。绝大部分是哥俩找张纸签签字,就打钱了。我自个儿开个馆子成功了,我的大厨跟我多年,他开了个捞海底,那咱也投点呗,赞助一把。自个儿出的,自个儿赚的钱。
 
    后来就是投的蔡文胜的“265”,卖给谷歌了;CNZZ卖给马云的阿里巴巴。现在的汽车之家,泡泡网,我们把55%卖给澳大利亚电讯。还有若干若干大大小小的企业,或者是卖了,或者是并购,或者是加入了其他上市公司。我们也没有人天天去数这个帐,反正有点钱就玩着。这是一个玩的事,跟买古董是一样的。一边玩着,希望一边赚钱。
 
    (当初用25万美元获得了1.2亿美元)都是浮云,都是浮云。
 
    就像一个好的演员,好的主持人,他有共通性,但绝对没有一个约定俗成的方式,要不然人生就太无聊了。每个人他不同的地方,这是让我们世界有意思的事。我觉得一个天使投资人,最要紧的,我想比较通用的标准,就是这个人不能太笨。他有相当的经验,有俩钱,能够看得懂人,看得懂事,最好有点专业知识,就够了。
 
    “人本位”策略
 
    我想从后悔的角度来说,我没有看到马云能做到今天这个地步。但我绝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成功而去投资
 
    从来没算过(投出去多少钱)。今天上午来以前看一个小伙子,把自个儿房子卖了,养了九十个人,都很不容易,他老婆还能支持他,这都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他要是为了简单赚个钱,他早就不怎么干了。所以我觉得,这样的人应该是值得我们重视的,也是值得我们扶植的,只要这事靠谱,我们都愿意做。
 
    大部分初创企业都不挣钱,也没有一个很完善的财务报制度。李想的,蔡文胜的都没有,甚至都不赚钱。我们投的目的不是看他当时的财务(情况),而是看这个团队所做的事和将来的潜力,我们投的是未来,是希望。
 
    就跟平常看书(一个道理),喜不喜欢一看就知道,不用说这本书得多厚,也不用非得是谈恋爱的或者武打的。金庸好看,琼瑶看了就睡着,肯定不投。一样的,不见得这个人不好,但是一定对你的胃口,不见得三分钟就能决定,我们岁数大了,看人,一分钟不到就能看出来。
 
    软银中国基金是UT斯达康跟孙正义共同出资成立的,我们投了10%,孙正义投了90%。(投资阿里巴巴,)这是我们非常成功的一个投资,但从我个人来说,我是反对给马云投钱的。不是因为他的长相,而是因为他开出的价钱太贵。他们七个人什么都不干,值一亿美金,我们出两千多万美金,占20%,天底下哪儿有这么贵的东西,中国不产这东西,太贵了。我自个儿投“8848”的时候,“8848”生意比他大多了,才他一半的价钱,何必投这个呢?
 
    所以我想从后悔的角度来说,我没有看到马云能做到今天这个地步。但我绝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成功而去投资,因为他的成功这种几率是一亿人才能有这样一个机会,跟买彩票一样。我们是投资,而不是赌钱。
 
    人好项目不好,我们不会投。项目好人不好,更不会投。这个项目不错,这个人能胜任,我们才会投。我个人认为,我宁可失去一个机会,最好不要赔。对我们来说,钱是有限的。我们这行就等于是一个汽车站,今天101公共汽车来了,102马上就来,5分钟之后进站,总有机会。千万别把钱弄没了,弄没了就没人找你投了。
 
    有些成功是“蒙”的
 
    有的人成功,不管他说多伟大,他都是蒙的
 
    投入和回报不是一个财务数字。你的投入产出,一定是由你的性格所致的。绝大部分人认识到人生的时候觉得不值,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掌握好投入产出比的问题。由于我是很早经历过不同的逆境,所以比较早悟出人生中比较重要的是什么,不那么重要的事就撇出去了。所以我个人认为,我的投入产出比,目前还是很正的。
 
    天使投资比较合适我,因为我比较率性,不适合做个基金,管个三五十个人,天天看报表,天天跟投资人要打交道,然后跟人去开董事会,每天一本正经,给人排忧解难的。岁数大了,能管的,能说得了的,就说说,管不了的就算了。
 
    我当年连电脑是啥都不清楚,根本不可能做UT斯达康的创始人,(做天使投资)完全是偶然,是彻底的历史误会,没有任何机缘。如果当年到伯克利念书时没有认识孙正义,没有认识陆宏亮,没有碰到做科技的工程师,我就不可能进入这个行业,都是“蒙”(误打误撞)的。有的成功,不管说多伟大,都是蒙的。
 
    我觉得性格对命运的作用是非常大的,命运的最大作用是“偶然性”。这能够决定命运,能够决定一切,后天的努力只是一小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