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在干啥子?

我记得我来深圳已经很久了,我来这里的目的是赚钱和改变,然后,没有想到的是我一直在家里做网站或在外面踩单车,然后我想了,我有点回家了,为啥子呢?因为我在这里就是骑单车、做网站,在老家的屋头不是一样的个干嘛,然后我又想了,如果在屋头可以干,那为啥子不边骑单车变干呢,所以吧,我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就是买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个山地车,安装了货架,到处走走。每天走一段路,工作一段路,黑了就搭帐篷睡觉,饿了就吃干粮,不想搭帐篷了就在旅店里去住几个晚上,不想吃干粮就去饭馆吃饭,累了就停下来在附近的城镇休息休息,这么的活着或许会不错,一直在路上…

但是 还有一件事情是我父亲,他老了,虽然现在还不需要人照顾,以后总得要有人照顾,我这样过生活以后怎么担负起照顾父亲的责任呢,因为网站的收入毕竟太少了,更恐怖的是,特别是百度联盟随时都有被K了的风险,如果网站被K了那收入就变得更少了,另外还有我父亲可能一直都想要去北京,我是否可能先带到他去北京耍一趟,然后再开始我的骑行生活,应该是可以的,由于想到了这个,我就想,搬回去住还是把自行车邮寄回去比较好,我在网上找了很久我这里的邮政局地址,硬是没找到,所以我就做了一个全国邮局地图把全国的快递地址都放进去了,更新了一篇去邮局寄包裹攻略的文章之后就不想更新了,为啥子了,因为我感觉这个是自己找罪受。如果以后有流量,挂点广告,如果以后没得流量,就卖域名,反正不亏。就这样,现在在装备了。

计划:先攒一些钱,先带父亲去北京,延安啥的地方玩玩,然后自己再攒些钱,在去西藏,新疆,云南走走,边走边工作,世界那么大,然后期待。

为啥子要去呢?

这个问题我都想了很久,我的答案是:为啥子不去呢?在路上是一件多麽有意思的事情。

也许在路上,会让人得到更多,最近经常听一首李宗盛的山丘,或许我已经不再年轻,或许我一直认为自己都是那么年轻,期待.

米汤泡干饭

蒸子做饭

在以前电饭煲还没有普及的时候,最干饭的流程和现在做干饭的流程有很大的不同,必须小时候我就很不喜欢吃稀饭,为啥子吃稀饭的时候比吃干饭的时候多呢,主要原因是煮干饭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以前煮干饭的流程是:

1.淘米。

2.把米饭煮到半生熟。

3.用烧机(一种竹制的离水器)沥干米饭。

4.把米饭放进蒸子里面蒸,知道气体跑到蒸子盖子上面冒起了就可以吃了。

在沥干米饭的时候剩下的水就是米汤,米汤我闻到有很大的米饭香味,很浓的米汤和很淡的米汤味道有很大的区别,冷的米汤和热的米汤又有很大的区别,不同的时候喝米汤的味道也会闻到不用,所以米汤还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

米汤泡干饭好像很久没有吃过了.突然想起来。就像记录一下。另外用蒸子煮的饭其实和现在电饭煲煮的饭口感差太多了,现在的饭更好吃.但蒸子煮的饭的那种闻到却又一种更加独特的味道,让人回味。

 

织梦(dedecms)升级手机网站常见问题解答

dedeCms登录后台(验证码不正确)解决办法

1、打开 login.php 找到:

if($validate==” || $validate != $svali)

替换为:

if( false )

2、在模板文件dede/templets/login.htm里去掉以下验证码的具体HTML代码:

<li><span>验证码:</span>

<input name=”validate” type=”text” id=”vdcode” style=’width:50px;text-transform:uppercase;’ />

<img id=”vdimgck” src=”../include/vdimgck.php” alt=”看不清?点击更换” align=”absmiddle” style=”cursor:pointer” onclick=”this.src=this.src+’?’” />

</li>

DedeCMS织梦文章内容图片绝对路径修改方法

修改目录include下的文件extend.func.php,在最后面添加一个函数方法
function replaceurl($newurl)
{
$newurl=str_replace(‘src=”/uploads/allimg/’,’src=”http://你的域名/uploads/allimg/’,$newurl);
return $newurl;
}
另外调用文章正文内容的标签{dede:field.body/}
需要改成: {dede:field.body function=’replaceurl(@me)’/}

此方法可以适用于任何调用绝对路径图片的页面。

首页文章页栏目页需要添加的适配和js跳转代码

首页
<meta http-equiv=”mobile-agent” content=”format=xhtml;url={dede:global.cfg_mobileurl/}/index.html”>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if(window.location.toString().indexOf(‘pref=padindex’) != -1){}else{if(/AppleWebKit.*Mobi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 || (/MIDP|SymbianOS|NOKIA|SAMSUNG|LG|NEC|TCL|Alcatel|BIRD|DBTEL|Dopod|PHILIPS|HAIER|LENOVO|MOT-|Nokia|SonyEricsson|SIE-|Amoi|ZTE/.test(navigator.userAgent))){if(window.location.href.indexOf(“?mobile”)<0){try{if(/Android|Windows Phone|webOS|iPhone|iPod|BlackBerry/i.test(navigator.userAgent)){window.location.href=”{dede:global.cfg_mobileurl/}/index.html”;}else if(/iPad/i.test(navigator.userAgent)){}else{}}catch(e){}}}}</script>

栏目页
<meta http-equiv=”mobile-agent” content=”format=xhtml;url={dede:global.cfg_mobileurl/}/list.php?tid={dede:field.id/}”>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if(window.location.toString().indexOf(‘pref=padindex’) != -1){}else{if(/AppleWebKit.*Mobi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 || (/MIDP|SymbianOS|NOKIA|SAMSUNG|LG|NEC|TCL|Alcatel|BIRD|DBTEL|Dopod|PHILIPS|HAIER|LENOVO|MOT-|Nokia|SonyEricsson|SIE-|Amoi|ZTE/.test(navigator.userAgent))){if(window.location.href.indexOf(“?mobile”)<0){try{if(/Android|Windows Phone|webOS|iPhone|iPod|BlackBerry/i.test(navigator.userAgent)){window.location.href=”{dede:global.cfg_mobileurl/}/list.php?tid={dede:field.id/}”;}else if(/iPad/i.test(navigator.userAgent)){}else{}}catch(e){}}}}</script>

文章页面
<meta http-equiv=”mobile-agent” content=”format=xhtml;url={dede:global.cfg_mobileurl/}/view.php?aid={dede:field.id/}”>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if(window.location.toString().indexOf(‘pref=padindex’) != -1){}else{if(/AppleWebKit.*Mobi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 || (/MIDP|SymbianOS|NOKIA|SAMSUNG|LG|NEC|TCL|Alcatel|BIRD|DBTEL|Dopod|PHILIPS|HAIER|LENOVO|MOT-|Nokia|SonyEricsson|SIE-|Amoi|ZTE/.test(navigator.userAgent))){if(window.location.href.indexOf(“?mobile”)<0){try{if(/Android|Windows Phone|webOS|iPhone|iPod|BlackBerry/i.test(navigator.userAgent)){window.location.href=”{dede:global.cfg_mobileurl/}/view.php?aid={dede:field.id/}”;}else if(/iPad/i.test(navigator.userAgent)){}else{}}catch(e){}}}}</script>

手机站二级域名绑定问题

1、用二级域名 绑定到目录

2、电脑端跳转页面变成 该二级域名

3、电脑端跳转页面变成 该二级域名

手机端首页更新问题

两个方法:

第一是登陆ftp。删除静态的首页文件,访问手机站地址加index.php,之后会自动生成静态文件

第二用后台更新首页的老方法,如下图:
织梦更新

相关下载:

dedecms0618更新文件:http://updatenew.dedecms.com/base-v57/package/patch-v57&v57sp1-20150618.zip

dedecms最新版本下载:http://www.dedecms.com/

dedecms安装使用问题汇:http://bbs.dedecms.com/t89

我家联盟村九社的那些事

一个人或许很有很多家,但真正的家可能只有一个,这件事情我倒现在才明白一点点,写这样的故事总是让人激动,我的家在联盟村九社,那是一个熟悉又回不去的地方,我喜欢那里的春夏秋冬,那里的人,那里的事;同时我又无数次的想要离开那里,每个人小时候都会做很多错事,我也一样,我觉得我做得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用异样的眼光去看待一个人,当看完马斯洛人本哲学之后我就发现,坏事和好事往往是分不清道不明的,很多时候需要用爱去帮助别人,而不是去评价或者责备一个人,好像跑题了;我儿时的美好回忆差不多就是躲猫猫,打bo,飞飞机,搞火,玩水,看黑白电视吧!好像还有打牌啥的,那时的生活比现在的小同学过得要舒服多了,虽然那个时候一个星期好像只能吃上一次肉,我最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情是有一次吃肉,刚刚炒好了,正要端到长板凳上的时候,一不小心滑了,肉倒在了地方,太悲剧了,那次没吃成肉!!!!

在联盟村九社的那些大事

过年

对每家每户来说过年都非常重要,都要吃肉,而且很多种,都会做拿手的好菜,以前过年都在家里过,好像有一年我爸弄了点心吧,我忘了是因为啥子原因而弄点心的,反正搞的很难吃,说不出来的难吃;还有豆腐包子,就是豆腐里加快肉,也很难吃,很油腻的感觉。香肠。腊肉这些还不错,我本人最喜欢吃的似乎是那种糯米做的糍粑,甜甜的感觉,很不错。另外过年都会买新衣服,过年那段时间,都穿新衣服,新年新气象,还有啥子呢,爆火炮,祭奠祖先,这个我觉得可以废了,增加空气污染,但还是喜欢比较喜欢听那种蹦蹦蹦的声音,想想,还有,买火炮,炸牛屎。很好玩,过年大人还会给小孩钱,初一到十五去亲戚家串门,这个最不想去的,从小就病的很严重了,到了不是经常呆了地方,就会浑身都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这个病也没能好,还有啥子呢?忘了。过年是年纪越小就越开心,据知乎上面的大神说了,长了之后没那么开心,是因为开心的阀值变高了,道理很高深,不懂.

 犁田(栽秧子)

农村都过着自给自主的生活,都会种水稻,有些家庭一年收成的水稻足够自己家吃三年,多余的还可以换成钱,种水稻从犁田开始,由于山区,很难使用机器,现在好像有人使用机器了吧,也很难用,上坡下坎的,以前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机器,完全是靠牛和人力来犁田,有些非常厉害的村民,不请人犁田,自己用锄头挖,为啥子要犁田呢,冬天的时候田坝头一般都干了,只有少数的水田才有水,要种好水稻就必须要把水抽到干田坝头去,然后泡一下,牛套上犁具,走走走,转圈圈,土就松了,然后把水稻苗插上去种好。

打谷子

到了秋天,谷子黄了,需要把他弄到家里,然后晒干,由于天气的特殊原因,我们那里的秋天不是天天都有太阳,所以要赶在天气还好的时候把谷子打完,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晒谷子的大坝子不是很大,所有一般不能一起打,通常是大家商量,你哪天打,我哪里打,谷子对于生活在山区的人来说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路不是平的,没法用鸡公车(修房子的那种手推车),都是用肩挑,距离还不短呢,所以我们村里面好像他们都比我更强壮的样子,可能有这个原因吧!我没挑过谷子,个子小,跳不动,再加上父母太过于爱我了吧,打谷子是一个需要团队合作的项目,主要分工有:踩打谷机的、递喔靶子的(稻谷碎堆成的一把一把的)、割谷子的、挑谷子的、晒谷子的。另外由于人多,大家一起干完活还要吃饭,所有还有做饭的。这是时候通常是大人小孩全部出动,干得非常有激情。其实生活如此艰辛,但我发现全部的人都很乐观,虽然累,但快乐着,那个时候人心单纯,找不到不快乐的理由吧,但城市恰恰相反,生活如此容易,却很少见到很快乐的人..

搬包谷

搬包谷忘记是啥子时候了,包谷就是城市人口中说的玉米,其实我们这里搬的包谷大多数都是拿来喂猪或者拿来卖,一年种的包谷一般不够猪吃,每年还得买,包谷由于比较重还是需要全家出动,这个不是很急,所以不需要像之前打谷子那样团队协作了,这个也简单,就是把包谷弄下来,放到背篼头,背回家,之后玛包谷(包谷子长在包谷棒子上,把包谷子弄下来就叫玛包谷),玛包谷不容易,因为数量特别多,以前最流行的方法就是用那种解放鞋底固定带一个地方,然后包谷放上去,硬生生的把包谷摩下来,现在流行有机器了,没有以前那么辛苦了,但也少了那种玛包谷的趣味。

挖红苕

挖红苕也是一项大工程,红苕特别重,搬运起来是件难事,我背过红苕,但背不起太多,小时候,我们家在崖ai底下(就是大沟沟里面,由于坡比较陡,在悬崖下面,就叫崖ai底下)也种过红苕,每次背红苕都要花半个小时以上,一天就背不了几次了,对于大人来说劳动强度也很大的,背红苕很累,但收货更让人喜悦。一年汇收货很多红苕,多余的红苕会放到苕窖(读gao二声)(类似于地窖的东西)里。

割(guo)猪草(喂猪)

要想过年有肉吃,就得喂猪,喂猪不仅仅有肉吃,而且还有钱赚,通常一头两百多斤的猪吃一小部分,卖一大部分,这个钱就可以拿来买年货,衣服裤子,缴学费,等等了,哦,跑题了,不好意思,这里在说割猪草,割猪草也是一件大事了,因为猪每天得吃东西,所以每天都要割(guo)猪草,哪猪每天都吃啥子呢?猪草呗,另外红苕,玉米粉,猪草包括红苕藤藤等等忘了。割(guo)猪草很简单,每天弄点,我姐姐很勤快,会割(guo)猪草,也会宰猪草,其实我都一直想宰猪草,但我是左撇子,他们都不要我宰,至今我都 不是很明白为啥子?

杀猪

幸福的日子又来了,杀猪就意味着有肉吃,有钱赚,想起来就都会觉得安逸,杀猪会留下猪肝,猪腰,大肠,一部分肉。这些,杀猪那天都会弄来吃,通常好好吃!杀猪一般是早上杀,因为早上杀了之后拿出来卖的猪肉才新鲜,对于大人来说最幸福的时刻也许就是拿到钱,提到肉的那一刻吧!

吃酒

遇到喜庆的时候就要吃酒,比如结婚,生日等等,一般也分等级,只要是有一家人做大生,附近几公里的人都要跑带来,第一是:那个时候非常看重这些,如果是别个(别人的意思)请了,一般都要去,我记得那个时候每家人赶礼(礼金)都是二十,三十,十块的也有。之后后面礼金一直一直涨,让去吃酒变成了一种悲剧,大家现在都不是很喜欢去吃酒了,但那个时候还不一样。礼轻仁义重嘛!第二是:都喜欢热闹,一起摆龙门阵,打牌,一打就是几个小时,不累,对于我来说他们简直就是战神,吃酒不得不说的是大众认为最好的一道菜“圆子”(把猪肉弄细搅上一点灰面,弄熟,我胡扯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得),全部都是肉,太好吃了,因为是名菜,所以一桌人一人只允许吃一块,大家也很遵守这个规则,那味道,香,实在是香!

吃蒸子饭(葬礼)

月有阴晴圆缺,人又悲欢离合,人总会有死去的一天,在农村这一天很重要,人一断气,就开始爆火炮,爆火炮就是为了告诉附近的人这里有人死了,所以在农村除了过年结婚和上坟挂清这种特殊日子,其他时候都不会爆火炮,人死了之后,通常附近的年长有经验的村民会帮忙给死者换上寿衣,大家帮忙把死者抬到一个地方放好,等待道士的到来,一般要做场法事(虽然是迷信,但也表现除了家属对死者的尊重,同时也是让死者能够在这个世界多存在一天或几台,也表现出家属的不舍),由于附近来的人越来越多,所以得有人去做饭,然后来的人都可能在主人家吃饭,吃完饭后一部分人回家,一部分人观看道士做法,道士会写出这个的人一生,然后念给大家听,比较直系的亲属会根据道士的指导,给死者磕头….有点困了,这里略过吧。

睡觉,晚安。下面附上我家的照片:

2 4 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