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母亲(小的时候)

我又多愁善感了,记得她在世的时候我就想写完这些,但是刚刚写没过多久了她就去死了,后来就没有写了,只是在去世过后一个月写了一篇“记忆中的母亲(最后一年)”转眼又是两年。我依旧没有改变,没有工作,一直在游走,整天无所事事,以至于越来越无聊,我不知道我在找什么?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做的这些事情是为了什么?也许真的害怕忘记她,所以写下来记录一下。

小时候的记忆都是模糊的,要写出这些需要努力的想,事实上在6岁之前我确实对我的母亲和我自己都一无所知,知道又一天我看到一年镜子,我看到镜子中的自己,这是我的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模样,唯一有的一点记忆是,我在老家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每天什么都不知道,很少说话,很少见到别人,很少有任何想法,每天应该就是吃饭睡觉,然后应该就是玩泥巴吧,到了5岁的时候,妈妈去昆明打工,好像去过几个月还是一年忘记了,那一段我住在外婆那里,外婆的家离我们家有10来公里,当时就是外婆那边的幼儿园上学,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读书,读了很久,课堂好像很漫长,下课就按照路走回去,走的很慢,就这样度过了应该有半年左右…

后来,我妈回来了,当时我好像是跑步去迎接她的,为什么会跑我都忘了,我只知道那是一个很熟悉的人,然后就跑着去,见面了好像也没说什么话。后来我和妈妈就又回到老家去了,老家是一个杂草丛生的地方,到处是锅碗瓢盆,乱七八糟,我不知道我爸是怎么度过,他事实上就是一个很不完整的人从来不扫地,从来不整理东西。后来就一起弄那个地方就扫啊,扫啊,快到6岁的时候我就直接去上一年级,当时我妈就在家里挖土种地,每天搞得好像很累,然后经常会浮躁,骂我爸,因为我爸经常做出一些然后很不舒服的事情,比如用很多自己吃饭的碗拿来做实验,到处乱丢,说了无数遍他还是要那么做,我妈忍耐力是超级无敌好啊,一句话也可以说无数遍,我一般就在旁边,听多了也挺烦的.她人缘很好一有空就有很多人来我们家聊天,我一般都在旁边听,主要聊天的内容我也忘了,反正是很杂乱的东西,主要是说人,这个人怎么怎么样等等等等,那样一种状态持续的很久,她对我很照顾,到东西的时候给我穿很厚的衣服,然后我感冒都很少,真正感冒是上了初中才开始的,还有经常叫我多吃饭,以至于我现在觉得我的肚子比其他的人都要大很多..

好像小的时候就是这样,一种感觉,然后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再慢慢长大,母亲反复的辛苦,很累,那个时候她唯一目标应该就是把我和我两个姐姐养大,然后读书,争取能够过更好的生活.以至于从来都忘记的自己的累,以至于从来都没有说过或表现过自己很累.这应该就是大家认为的坚强吧。暂时就记起这么多,大致可以总结为几个词:坚强、忠诚、执着、乐观、善良.

记忆中的母亲(最近一年)

时间过得很快,她去世已经两个月了,自从去年这个时候回家,到现在刚好一年,去年姐姐打电话给我说妈妈生病了,是癌症,很有可能是晚期吗,我回去她已经做手术,当时头几天是在医院度过的,可能有两年没有回家的原因,睡着很舒服,她好像也没什么,和正常人一样。

住院时候 的照片

住院十来天,就出院出院了,休息了没多久,就开始了每个星期的化疗,每个星期休息化疗4天,每个月进行三次,据说很痛,但是她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提过痛字。

化疗期间,开始慢慢的掉头发

 

化疗了四个月,之后就去重庆开始放疗,相比起化疗,放疗要轻松得多,那段时间是过得比较快乐的一段时间,比较自在我个人认为,那时候我还以为她得身体没什么,看起来好像真的好了。

看起来健康了,似乎好了。

 

那时候六月二十几号,我们一起又从重庆回到了老家,之后的几天里我收拾了行囊,准备去深圳,这一次去深圳绝对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过了二十来天我姐姐就打电话老说我妈全身痛,这肯定是转移了,我马上就回家了,深圳行没有任何收获。

在七月之后的几个月里,她得身体一天比一天差,特别是在最后几天,一天比一天差,表现得非常的明显,期间很少说痛,我只记得给我说过一次,她在这几个月是她人生最痛苦的几个月,我们谁都没有办法,只能吃止痛药,因为这病根本没法治。在9.27下午看着不对,我们就把她送回了老家,9.28早上七点钟左右她就去世了,具体时间不知道,因为当时6点15分还喝可水之后我去睡觉了,老爸在做饭,在七点钟的时候,老爸去看她的时候,她已经停止了呼吸,那一刻我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去世的前一天